试论报刊正文排印的字艺与字德
作者:朱志伟   |  方正电子字模部  字体开发总监  |  Aug 26 2009

近年来,我国报刊业的出版排印技术在制版、印刷、用纸等方面都有了长足的发展,相比之下,报刊的正文印刷字体却变化不大。目前多数报纸正文排印使用的“报宋”,其基本字型还是上世纪60年代初根据当时的铅字印刷技术设计的,其后在90年代中期,国内的印刷字艺专家又对原有字体做了改进并一直沿用至今。作为我国大陆报刊排印的当家字体,老报宋的贡献是“有目共读”的。但是,在报刊排印技术已然更新换代的今天,传统的“报宋”在字艺设计方面也仍然存在着优化和完善的空间,需要新的创意和成果。
为此,我们依循着“以读者为本,为阅读服务”的字艺设计宗旨,在2004年开发研制了新一代报刊正文字体“博雅宋”,以求能使广大报刊读者获得更加悦目的视觉效果和阅读体验。博雅宋问世以来,已被《吉林日报》、《哈尔滨日报》、《每日经济新闻》、《兰州晨报》、《北京日报》、《北京晚报》、《上海证券报》、《华商报》、《北京青年报》等100多家报社所采用,将其用作报纸正文排印的换代字体,并得到了这些报纸读者的认可和肯定。
本文结合博雅宋的设计,谈谈报刊正文排印的字艺与字德问题,以求教于报界同仁。
一、报刊正文字体设计的适读三要素
阅读报纸的方式大多是浏览,而且是在不同的环境中,可能是身处公交车上,可能是等候于车站中,也可能是静坐于咖啡厅内。因此,设计报纸正文字体首先要考虑方便读者阅读,为读者提供快速浏览的功能。“博雅宋”采用了字型扁方,结构宽博,笔画粗细合理的设计,使之在有限的空间里尽可能增强视觉诉求力,使读者可以轻松地阅读报纸。
1.字型扁方
字型扁方是根据人的视觉生理特点和阅读习惯而设计的。人眼视线流动的顺序,会受到心理和生理的影响。由于人眼的形状是水平椭圆的,所以眼水平运动比垂直运动要快,在习惯心理上,人们的阅读是自左而右、自上而下;先注意水平方向的物象,然后注意垂直方向的物象。中文阅读是从左向右横向浏览,与人的视觉生理特点相吻合。
字型扁方,给人一种平稳宁静的感觉。稍扁的字型,自然加大了行距,增强了文字版块的秩序感,使整个版面更加整齐流畅,这种效果会使版面脉络清晰,似乎有一条线贯穿在字里行间,引导人们的视线流动。现在不少书刊杂志为追求版面的视觉效果用排版软件将字体压扁使用,但很难得到整齐流畅的整体效果。字与字之间气息不断、行气贯通流畅的效果是变不出来的,而只能由原始字型的结构、重心及笔画粗细的完美统一来体现。
2.结构宽博
依据视错觉的理论,博雅宋采用中宫放松的设计原理,在有限空间里加大了字面,增强了字体的视觉诉求力。人的视觉在一个界定的范围内,其注意力价值不是均衡的,而是有差异的。一般情况下,视觉注意力上部要比下部强,左侧要比右侧大,中间比周围的边缘强,不同视域,注意力价值不同。按照这个原理,传统报宋的设计方案是:上紧下松;左轻右重;内紧外松等。但是,这种方法不完全适合报刊正文字,因为它忽视了视错觉的生理现象。中国书法理论从来就有大字和小字写法不一样的论述。字大容易松散,字小容易拘束。“大字难于结密而无间,小字难于宽绰而有余”。先人的这一见解恰好与大小对比视错觉的理论相吻合。
不妨以图1为例:


图1

图1中A和B中心圆形的大小是一样大的,但由于在中心圆形周围的物体大小有差异,所以造成我们以为中心圆形的大小不一致的错觉。正文字体中宫放松的设计思路就是利用了这种视错觉的原理:在一个特定的方框中,适当加大中间的空间,缩小四周边缘的空间,使字面加大,增强了字体的可视范围,从而使之更加醒目易读。
再看下面的图示:


图2

图2 A的九宫格中间方格大,四周方格小,B九宫格九个方格一样大。仔细观察可以发现,A舒展而B紧簇,随着从大到小的变化,舒展和紧簇的感觉会增强,如果单独看B好象不太明显,AB对比着看则区别会很明显。
3.笔画粗细合理
报刊正文字体笔画粗细的设计,除了要考虑在一个特定范围内的黑白对比关系,还要考虑印刷技术问题。老报宋是铅与火时代的产物,是与当时的印刷技术相适应的,换言之,老报宋是为铅印设计的字体。而现在报纸大多数已改为胶印,它与铅印的“吃墨量”有很大的不同。现在报纸用字一个突出的问题就是笔画细,其结果是黑白对比关系失调,正文字体作为阅读视觉的主要对象不太突出醒目。“博雅宋”的字艺设计将字体笔画适当加粗,缩小了传统宋体横竖比例关系,减少了白对眼睛的不良刺激,从而使字体醒目易读,降低了读者的视觉疲劳度。
老报宋由于笔画细,在套色和反白印刷时横画往往被糊掉,“博雅宋”笔画加粗的设计提高了字体的印刷适性,在套色和反白印刷时大大减少了笔画被糊掉的现象。
二、报刊正文行长或栏宽的适读原理
在报刊正文的排版方面,应以版面整齐简洁、方便阅读为原则。日本报纸正文字的行长过去每行15个字,后来每行13个字,现在每行11个字。为什么越来越短呢?生理学的研究表明:人的眼球总是处在不停跳动的状态,眼球只有停下时才看到字,跳动时看不到字;视线由一行读到另一行,眼球在跳动,也看不见字;每次眼停时最多读6个字。所以,人们在阅读一行较短的文字时会感到轻松愉快,而阅读一行较长的文字,就容易感到疲劳,阅读速度将逐渐下降,并经常会有看错行的时候。
“博雅宋”的设计注意到了上述阅读生理和心理特点,力求实现简洁易读的字艺效果。由于采用了字型扁方,重心平稳,横竖粗细比例合理的设计方案,不仅使整个版面整齐均匀,而且也增强了词句的整体效应。特别是在读一句话或一串字的时候,更可以使读者明显感觉到字与字之间气息不断,行气贯通流畅,让阅读变得更为轻松和愉快。如果一行的字数太多,就会使这种效果降低。因此,报纸正文字无论什么字体,一行的最佳字数应在15个字左右,最好不超过20个字。
一行15个字左右的分栏方式可能更适合 “粗题短文多板块”的版式。现在大多数报纸标题较重,副标题也常以较重的彩色线条衬托,这无疑对正文字是个挤压,很难使读者将视线平稳的停留在正文字上,如果缩短行长,减轻读者在看正文字时的生理心理压力,无疑将会使报纸正文的排版更加完美。
三、设定报刊正文字距和行距的理想方案
字距和行距是由字面的大小来决定的,在设计“博雅宋”时,本人依据黑白对比的视觉原理对字面大小进行了认真的研究和实验。请看下图:


图3

在图中白杠交叉的地方,你会看到一些灰点在闪动着。这一错觉是由视网膜细胞对该几何图形光线的反映方式所引起的,黑白之间的对比分别激活或抑制了视网膜细胞的反映,就容易产生这种错觉。我们再来看以下的报刊正文样例:


图4(老报宋)

字体和纸张也存在着黑白对比的关系。图4的字距过大,与图3对眼睛产生的影响非常相似,这就多少降低了阅读的舒适度。那么,多大的字距合适呢?本人对此做了若干试验,请看下图:


图5

图5的左图缩小了黑方框之间的间距,但仍然会看到一些灰点在闪动着。


图6

图6将黑方框之间的间距进一步缩小,闪烁的灰点不见了,看上去不刺眼,比看图5舒适了许多。这种对比关系也使颜色发生了变化,图6比图5的颜色显得更黑了一些。
接下来我模拟文本方式,在不改变行距的条件下进行黑白对比试验。


图7


图8


图9

试验的结果表明,图7版面不干净,与图7相比图8虽然干净了许多,但仍不理想,还有少许灰点在闪动。图9灰点不见了,整个版面黑白分明,整齐干净。通过这样的研究和试验,最终确定了“博雅宋”字面的大小。因此,我认为博雅宋的原始字距应是最佳效果,报刊正文在排5号、小五号和6号字的时候,应尽量不作改动,排大字如3号字以上时则应适当加大字距。


图10(博雅宋)

图10上下两块文字都是用博雅宋6号字排版,上面文字块字距稍大松,下面文字块字距稍紧,两块文字的视觉效果形成鲜明的对比:下面文字颜色平实,行气贯通流畅,比较舒适易读;上面文字由于字距大,字体颜色显灰,黑白对比减弱,白色得以强化,对眼睛形成刺激,从而缺少宁静和流畅,适读性劣于前者。
由于“博雅宋”字型扁方,自然加大了行距,使版面整齐流畅,因此,原始行距也应该是最佳效果,但在套色印刷特别是在反白印刷时应适当加大字距行距。
四、报刊正文字号的选择体现着报社的“字德”
一般来说,5号字是最利于阅读的报刊正文字号。现在报纸正文的排印,普遍使用小五号或六号字,对广大读者的视力健康非常不利。“博雅宋”依据五号和小五号的印刷适性和可读性,确定了字面大小和粗细,在相同字号下博雅宋的可读性明显高于其它字体。
图11都是用小五号字排印,但上面报纸用的是老报宋,下面报纸用的是博雅宋,二者在阅读的舒适性和版面的美观性等方面都有很大差异。


图11上为(老报宋)下为(博雅宋)

我们在推介“博雅宋”的时候,总是向报社建议其正文排印最好采用五号和小五号字,这既是最佳的版面文字视觉呈现方案,也是用字者对于看字的人所应具有的“爱眼”责任和“字德”。


图12上(博雅宋小五号字)下(博雅宋六号字)

图12都是用博雅宋排印,但上面报纸是用小五号字,下面报纸是用六号字,上下两个文字块的对比,可以直观地感受到字号对读者视力负担的影响。
“博雅宋”虽然是纤细的正文字,但由于结构宽博,线条简约而坚固,用它排标题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字号大一些不仅有利于读者阅读,还可以感觉到“博雅宋”结构的张力和端庄静穆,秀劲挺拔,气韵生动的韵味。


图13

在图13中“博雅宋”与“超粗黑”排在一起,其力度和张力一点也不比“超粗黑”弱。
字体在信息传播中有着特殊的地位,不管什么样的字体读者都只能被动地接受,他们在报刊阅读的字艺表达中,始终处于弱势的地位,很难有所作为。从这一角度考量,出版物上的字体犹如一面镜子,不仅反映出一个国家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水平,也体现着一家报刊社对读者视力与受众无障碍阅读的关怀与实践。
以中、日、韩报纸为例:


图14

从图14可以看到日本和韩国的报纸都是五号字,中文报纸是小五号字,前两者的易读性明显优于后者,这里面有字体本身的差距,更主要是为读者服务意识上的差距。通过调查我们了解到,日本报纸字体大型化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朝日新闻》和《读卖新闻》率先采用这种字体,是针对高龄化社会而采取的为读者服务的重要举措,大大提高了报纸的可读性,对其国民的阅读用眼健康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如今我们国家也进入了老龄化社会,近视在青少年常见病中高居首位,字体设计工作者和广大报刊从业人员,都应对此有所认识和行动,以读者为本,增强爱眼意识,透过字体给广大读者更多的关爱。